摸鱼者June

幻想自留地
二次元人格归隐处
超懒超低产/关注请谨慎

闲谈下对自家几位刀男的印象(1)

因为有写文或画画的想法(见这个),所以感觉在下笔之前,对人物们了解得更深刻一些会更好。入坑也有段时间了,写下来自己的感受吧!

注意:

1. 我一向认为被召唤的刀男都会受到召唤者本人性格气质的微妙影响。比如,被一位天性开朗的婶婶召唤出的大咖哩,就算口头禅一样是“没兴趣和你混熟”,也一定会比一位性格自闭的婶婶召唤出的大咖哩要亲切一点,哪怕只有一点点。所以,我对自家刀男的看法,和你对你的本丸里那几位,很可能不大一样。

2. 刀音/刀舞/花丸都看过。游戏里很多刀刀们之间的互动有限,从这些阿官盖章的周边里丰富对刀刀们的印象,无可厚非。至于我本人,可能受刀舞的影响比较大。认为这些周边有些OOC吗?见前一条最后一句话。

3. 不过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游戏本身。有很多细节方面的感受是在游戏过程中发现的,尤其是自家刀刀的偏好这方面。因此对于自家刀的性格认识,会和他们在游戏里的表现有很大关系。

4. 最后,如果真的去挖坑写文了,那个本丸里的刀刀,也并不是我本丸里的刀,只能说是类似。更何况,关于那个文的脑洞里有大量私设——这一点放到最后聊吧。

废话有点多,下面是正文,是印象而不是分析哦,OK?

一些印象:

今天谈谈被被,渣手绘镇po。

1. 第一印象

尽管现在喜爱得要死,但山姥切国广其实并不是我的初始刀。记得当初选择初始刀的时候在他,清光和吉行之间犹豫了很久,怀着选个正常点的刀的心情,被被在三人中被遗憾淘汰,我在清光和吉行之间最后选了清光。

第一把被被来到我本丸的时间,比长谷部还要晚。应该是捞出来的,但究竟是哪个地图又记不清了。捞到他时,永远是那个阴沉的自我介绍:“那是什么眼神?在意我是仿品吗。”尽管现在碰到这个场景,会哈哈哈地认为这是近侍桑在提醒我不要总是肝刀要多做些正经事,但当初第一次遇到时,真的是立刻心虚,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表情——不对啊?我眼神很正常啊,对你也没有偏见,为什么会认为我在意你的身份?——想到这里,表情就真的不正常了,大概是这样:눈_눈

太敏感,太在乎别人的目光,而且把自己的敏感多疑表露无余,这就是被被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感觉上是个很难相处的人,有点可怕。

2. 耿直boy

虽然第一印象不太好,可总归还是很在意他,自己在意识不到的情况下,就把他编进了一队,成了常驻队员。在意他的原因,和为什么会怕他是一样的——他这倒霉性格,实在是太像我自己了,连带着那股自我厌恶劲儿,像到令人难受的程度。

更何况,这倒霉孩子和我一样是个证件照苦手:看看三日月的立绘,悠然自得之气迎面而来;长谷部的立绘,恨不得把“主命必达万事放心”几个字写在脸上;而被被同学,衣冠不整,刘海和被单遮住了半张脸,看不清眼睛,一种自发的满头黑线气质。看到不把自己弄成阴沉狗就绝不罢休的他,我就……熟悉得想笑。

毕竟在意这把刀,所以很认真地听了他的所有语音。当然了,字面上他语音集的重点还是熟悉的老配方——仿品仿品仿品仿品,比较比较比较比较,你那眼神有问题啊。从来不用敬语,称呼婶婶为“你”,受伤之后就自暴自弃。怎么讲,如果作为下属的你想和上司和同事打好关系,这样子说话是行不通的。

不过换句话说,“不懂得讨好别人”这一点和前面提到的“完全不掩饰自己的敏感多疑”是一回事,被被心思单纯,在人际交往方面极为笨拙,很容易被看穿。虽然披着白布试图掩藏自己,倒不如说那块布的存在本身就是欲盖弥彰,反而直接暴露了内心最大的痛苦。

简直了被被,一个隐藏的耿直boy。

3. 声音和立绘

他最开始真正戳到我的语音有两个:一个是入队时的“我,可以吗?”,另一个是拿mvp时的“我,就是我。”如果说什么地方戳到我,大概是语气。说着“我可以吗”的时候能够很清楚地听出他那种怀着期望但又不确定的心情,拿mvp时又是那种很硬气的自我肯定。

前野桑的声线是有些低沉的,带给人的感觉是被被比看起来要年长些。有人说被被的设定是男子高中生,但我总觉得他有点像是大学二年生或三年生,虽然有未入社会的青涩气,但因为自己的成长经历很不美好,仿佛比那些一帆风顺成长起来的人要成熟些,却并不圆滑。

知道了他语音集的正确打开方式是听语气,就把之前很困扰我的那些自贬和带攻击性的对话又复习了一遍,发现即使在说着让人受不了的内容,但他的语气却很微妙,并不像是生气或者责备婶婶,而像是……有点无奈?当队长说出“你在期待些什么”的时候尾音很温柔,很高兴却又不确定自己是否胜任,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语气别扭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去万屋的时候也是一样,语气别扭地说着尴尬的话,“把仿品带出去炫耀是想做什么”,其中“做什么”拖了长音,有点可爱。

“不要说我漂亮”,我对这句话的感觉很复杂。从语气里听不出害羞,倒像是他真的不希望你说他漂亮,但作为下属又不愿意直接反驳你,只能很无奈地请你不要再这么说了,类似于“就算了吧”。

直觉上,和他相处的最佳模式是一定要相互尊重个人空间。不经允许掀被单什么的,是对个人空间的侵犯,感觉很讨厌。

战斗中的语音十分决绝,没有半点退缩之意。一骑讨:“我就在这儿,放马过来”,语气很平静,就像是在阐述一个客观事实一样,“来吧,1v6你们赢不了我”。而受伤的时候的声音会透露出不爱惜自己,脆弱但又逞强的一面。(给前野桑鼓掌,太传神了)

内番的笑是那种成功地自暴自弃的笑,不知道能不能把这种笑当作是真心的笑容,但里面没有真正的快乐是肯定的,听着很难受。和别人手合时会希望自己能够帮到对方,远征部队归来的时候提醒婶婶去关注刚刚归来之人,和兄弟山伏的回想中,一连问了对方很多问题,却没有提供自己对这些问题的回答,但是仍然为兄弟而高兴。看下来,是个虽然自我厌恶又不善交际,但心地却很温柔,十分关心他人的家伙。

再说他的战斗立绘,有大佬考证过招式是起手刺眼睛的霞之式,联系起他常年看不惯别人的眼神,如此出招完全能够理解。战斗的表情一直是严肃的,和长谷部或太郎不同,中伤后不会开启狂气开关,立绘似乎是在忍痛。

想象过他的作战风格是什么样子。被被拥有初始五刀之中第一的速度(和二姐并列),第二的侦查(仅次于清光),索敌能够感知到“不妙的空气”,对战场有很不错的直觉。联系他时刻严肃的表情,感觉上应该是个能够在一片混乱的战斗中保持头脑冷静的家伙,因为侦查高速度快,出手非常迅速而且善于利用环境。同时又是那种不爱惜自己的性格,在关键时刻很可能会有靠牺牲自己来挽回大局的举动。总之,不幸在战场上成为他对手的溯行军朋友们,您们还是自求多福吧。

4. 理解

所以该怎么理解他?

我个人认为,被被是所有刀男里,心理最像人类的那个。本体是刀剑的付丧神,即使拥有了人类的形体,也不一定会拥有人类对于自我的认知。把自己视为武器,就无所谓自我身份是什么,就像大狸子一样,令他感受到存在意义的是上阵杀敌,尽到作为刀剑的本分,大狸子就非常高兴了,根本不会在乎其他的东西。

但被被偏偏要纠结“我是谁”这个终极命题。

这不能怪他。如果像是小狐丸和今剑这种存在于传说中的刀剑都能够显现的话,那么刀男们的本质并不是他们所属的那把刀自身,而是围绕着这把刀剑而被寄托的人心。可以想象一下山姥切国广是如何被人认知的——美丽的仿作刀,国广的传世杰作。人们对他的这种认知并没有主观恶意,但却是直接塑造被被的力量,定义了作为付丧神的他的天性。

因为名字永远和别人绑定在一起,所以不知道该如何定义自我,同时又怀着自己是国广名作的认知,和前面自我身份的缺失有着巨大的不协调。在这种情境下诞生的他,不是这种别扭性格才奇怪。

这也是他为什么及其厌恶被拿来比较——因为那是在用另一个人的存在来定义自我,并非是他自身存在的意义。而得到mvp的语音“我就是我”,这种时刻才是能让他感受到自我的时刻,也是他一直追求的时刻。不消沉于仿品的身份而为了自己的尊严挥刀,这简直就是对自己天性的叛逆,勇敢得令人惊叹。

但还是要说,被被的心结很难完全靠自己解开。就算是再不希望被比较,内番时那些丧气的对话还是显示出他本人才是完全无法把比较抛诸脑后的那个,和他试图靠显眼的白被单掩藏自己一样,适得其反。

话说那个被单到底算是个什么?大概是,一方面带给他安全感,一方面又清醒地提示着他自己的心理创伤的事物吧。不觉得他会发自内心地喜欢那个被单,算起来,应该是无可奈何的必要物。

5. 舞台剧的Manba酱

Mackey塑造的被被比我想象中要活跃得多,可爱得多得多得多。受过多场军议洗礼的我,开始怀疑自家被被是不是个偷笑小王子。如果是,也不会觉得OOC,毕竟他带给我的感觉一直很人性化,如果熟悉了之后,很可能会暴露出不为人知的一面,实际上是个绷不住笑的家伙也不一定。

刀舞被被在爷爷引荐不动行光的时候有个谜之表情,再演的近景看得很清楚。爷爷对不动提到被被是名工国广的杰作时,Mackey脸上是教科书般的“惊讶”,“喜悦”,“尴尬”,“意识到失态的自我嫌弃”表情依次划过,很准确地表现了人物性格。

6. 自家被单

废话太多了,最后说说自家本丸的那位被单桑吧。虽然有缺点(比如任你怎么呼喊就是任性地不捅枪爹),但优点夸起来可以没完没了。他是本丸第一的搓刀装好手,尤其善于搓远程,带起路来很少沟,虽然不捅枪爹但是出手很稳,从来不逃内番等等等等等等.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我从这把别别扭扭的刀身上感受到的,在心理创伤的摧残下的坚韧和勇气。对他的感情,就像是尊敬一个陷于同样的战场,绝望欺身,却永不言弃的战友。可以这样说,他的存在真的让我稍微勇敢了一点点。谢谢你,我的近侍。


最后,6.21,今天是被被的重要文化财指定纪念日,这篇写给他,希望他高兴。


评论 ( 11 )
热度 ( 210 )

© 摸鱼者Ju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