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者June

幻想自留地
二次元人格归隐处
超懒超低产/关注请谨慎

【刀剑乱舞】极夜~前篇

剧情/友情/亲情向,无cp,被被中心

社障(?)婶婶和普通本丸刀刀们的故事。可能大概也许是治愈(?)系,日天日地的情节没有。 

注意:有女审神者出没!有原创人物而且不只一个!私设如山!不能接受的盆友请迅速搭乘梦幻快车长谷部号离开战场!

流水账文笔而且难免ooc,更新速度好似没有特化的papa丢了小云雀。为了自娱自乐而已,请大家谅解。

欢迎评论,另外谢谢所有花时间阅读本文的盆友m( _  _ )m

本文又名:婶婶忘记换景趣了,怎么办,急,在线等【X

===================================

还是秋夜。

清朗夜空上繁星点点,新月半悬,本丸庭院中的石灯笼火焰闪烁,树木被灯火映成明亮的橙红。只不过,空气中没有一丝微风流动,和这副景色有着不协调的沉闷。

这座本丸中的刀剑付丧神们并没有在意近两周来一成不变的秋夜。身负和时间溯行军在历史长河中不断对抗的使命,他们连同这座本丸本身,都处于真实的时间之外。这里的季节和昼夜,都不过是借由审神者灵力显现的幻境。

也许审神者最近特别喜欢秋夜呢。

何况,付丧神们此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值得关心——比如,最新加入这座本丸的一位刀剑男士的欢迎宴会!

早些时候,出阵厚樫山的第一部队刚刚回到本丸,队长烛台切光忠就急匆匆地敲响了审神者执务室的门。短发凌乱的审神者端着半杯咖啡走出来,房间内有些昏暗的灯光从后方照过来产生了奇怪的阴影效果,一时间,烛台切似乎在她脸上看到了特别严重的黑眼圈。

“光忠?有什么事吗?”

“主上又没有休息好吗?”

“没事,我挺好的。说起来……”她抓了抓脑袋,“你们是刚刚出阵回来吧?情况怎么样?手入室那边需要帮忙吗?”

“有几位队员受了轻伤,已经安排好手入,您不必费心。不过嘛,”烛台切的声音难掩兴奋,“这次出阵,帅气地带回来了一位新同伴。”

审神者这才注意到烛台切手中握着的那振洁白纤长的太刀。

“这是......”她愣了愣神,“稍等一下啊。”说着立刻返回房间,在办公桌上匆忙翻找些什么。一打文件掉到了地上。“抱歉。”

烛台切看着她手忙脚乱的样子,忽然有点想笑。如果作为近侍的长谷部出阵回来没有去手入,看到这个场景,大概会控制不住整理文件的手吧。话说主上是怎么在他们出阵的几小时内把本来被长谷部整理得井井有条的房间搞得乱七八糟的呢?好像是种了不得的本事啊。

"找到了。"

审神者小心地迈过散落一地的文件来到烛台切面前。她捏着一张符纸,对他手中的白色太刀轻轻一点。

周围瞬间被柔和的白光照亮了,灵力凝聚而成的樱花簇中,一个身影渐渐显现。光芒越来越强,直到刺得人睁不开眼,然后突然暗了下去。审神者和烛台切被四处飞散的樱花瓣泼了一脸。

“哟,我是鹤丸国永。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纯白的付丧神足尖点地,从半空中轻巧降落,笑得无比灿烂。先前的白色太刀,正稳稳地挂在腰间。

“嗯,你好。我应该算是……你的新主上吧。现在代表大家,谢谢你加入这座本丸。”

怎么,就这样吗?完全没有被吓到的样子啊。

“鹤先生!”

“你是……小光?”

“主上,”烛台切一只手搭在鹤丸肩上,热切地说,“下面就由我来带着鹤先生熟悉这里吧!欢迎宴会也包在我身上,一定会举办得华丽热闹!等等,可是出阵报告...”

审神者点头,“出阵报告不用急,你们先好好玩儿吧。”她的眼神飘向房间内,“正好,我还有一些......自己的事情需要处理。”

当鹤丸还沉浸在对自己惊吓能力的深深怀疑中时,就被烛台切不客气地拉走了。

“小光,我的惊吓本领……退步了吗?”

“不用介意,主上她就是这种性格,而且这个时候果然还不要打扰她才比较好吧。至于鹤先生您的惊吓本领,“烛台切微笑道,”其实我也只是听伽罗酱提起过呢。”

“诶?小伽罗也在这里吗?!”

鹤丸国永刚刚还有些失落的金色眼睛突然发光。

“那么,哈哈,小光你就等着看吧,一定会为他送去一份大惊喜作为见面礼的!”

===================================

这大概就是没人会在意这一成不变的秋夜的原因吧。即使空气沉闷,这座本丸却被宴会的热烈气氛所感染着。而且居然还是烧烤派对。

往日空闲着的庭院中心被摆上了一台户外烧烤炉,炉子里木炭噼啪作响,烛台切正一脸认真地用锅铲花式翻转烤架上半熟的牛排。呃,不,也不完全是牛排,旁边一块黑不溜秋,被陆奥守用本体拨来拨去的东西,似乎是地瓜。

烧烤炉四周围了一圈粟田口的短刀,看烛台切的神乎其技看得太过专注甚至连手中的团子都忘了吃。一期一振坐在不远处的长廊边,与三日月一道品茶的同时,也不忘温柔地看顾他的弟弟们。

傍着小池的草坪上,新选组的刀剑们正围坐在一起说笑,次郎太刀已经醉得不省人事,酒壶大大咧咧地倾倒在地,甚至连他一向沉稳的大哥太郎太刀都显出了微醺的神色。

至于这场宴会的主人公,鹤丸国永,没有人能够猜到他做过什么。大家只见到他被身穿猫咪图案睡裙的大俱利伽罗追打得满场乱窜的场景。

也没有人记得大俱利伽罗有过一件猫咪睡裙。

真的是,很热闹的气氛啊。一个人坐在屋顶的山姥切国广静静地想。

敏锐地察觉到身后传来的瓦片轻响,他不动声色地握住了腰间的打刀。声音近了。山姥切猛然转身,拔刀出鞘——

——到一半就急忙收手。审神者举着双手,睁大了眼睛无措地站着,好像下一句“我投降”即将脱口而出。

“呃……你好啊……”脱口而出却是这句话,而且还是两人不约而同。

……

气氛瞬间凝固。

“你在这儿做什么?”“你来这儿做什么?”

……

气氛更加尴尬。

“我…”“我…”

审神者扶额。山姥切恨不得把头上的披布扯到下巴。

就这么傻兮兮地对峙了一会儿,末了,审神者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坐下怎么样,胳膊举得有点累。”

于是房顶上静静坐着的变成了两个人,尴尬的气氛不仅挥之不去,反而越加浓郁了。山姥切感觉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审神者却先自顾自地开了口:

“不是很想去下面,就到这儿来了。长谷部君总是想找机会在派对上念他的本周工作报告,不想被他抓去做总结发言啊。”

山姥切望望下面,看起来长谷部正忙于教训拎着甘酒瓶子走路摇摇晃晃的不动行光,念工作报告这种企图他大概没有得逞。

“还有,你之前出阵受了轻伤吧,为什么没有去手入?”

“没有必要。”山姥切答道。

他耳边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是幻觉吗?

两人又陷入了难堪的沉默。

山姥切国广,漂亮的付丧神,漂亮的仿刀。为人冷淡,言语不多,时刻将自己藏在一块肮脏的白布下,别人的热情会让他感到不安,别人的漠视会变成提醒他自己仿品身份的警钟,永远被他人的眼光所支配。这种充满缺陷的性格,算是对得起自己的仿品身份了呢----想到这里,付丧神轻笑。

沉默将流逝的每一秒每一分都无限放大,各种可笑的念头都冒了出来。山姥切的手指将自己披布的边角折了又折,连找鹤丸的眼力游戏都没有办法把他的注意力从这份沉默中转移开了。是时候离开了。

“如果没有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山姥切君。”审神者咬着下唇道,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有一个问题,想听听你的答案。”

“今天的出阵,将今剑和岩融派去了厚樫山,他们的因缘之地。“

“就这样毫无准备地去面对无法释怀的痛苦与恐惧,是一个好的选择吗?”

他回想起远望藤原军与源赖朝军交战,满脸泪痕的今剑和言辞痛切的岩融。那段充满血泪的对话仿佛还有余响,可当事的二人现在却似乎早已忘却了不快。走廊边,今剑正坐在岩融的宽阔肩膀上摆弄高高挂起的纸灯笼,橙色的火苗跳跃着,照亮了小付丧神的笑脸。

真的已经看开了吗?还是被宴会所吸引,暂时忘掉了苦痛?或者只是用笑容掩饰内心的伤口而已?又还是……?

山姥切其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审神者的问题。还是听从自己的理智,说出那个正确的答案吧:

“无法释怀的痛苦和恐惧,大概是根本逃避不过的,只能选择面对。如果有可以理解这份痛苦的人陪伴,也不能说是毫无准备了。”

审神者一动不动地听着他说出的每一个字,眼睛隐藏在被灯火照亮的镜片后面,一时间看不出她的表情。

“果然是这样……吗?说得也是呢。”她回头看向远星,之前的紧张感仿佛一下子被抽走了大半,“山姥切君,我在现世有些不得不处理的事情,明天要先回去一趟,大概会花……一周的时间吧,可能。”

“你是在和我请假吗?”

“啊?请假?”审神者不好意思地笑了,“不是这样的,其实是有事情想拜托山姥切君你来完成。”说着她垂下双眼,“也只有你能够完成。”

“从明天开始,新的轮值近侍由你来担任。我不在的时候,希望你能够好好履行职责,保证这座本丸的正常运作。"

“等等!”山姥切匆忙站起身,好像地面一下子变得滚烫难耐,“长谷部知道你的安排吗?”

为什么是……我?

“已经和长谷部君沟通过了,因为这是你第一次担任近侍,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还请不要犹豫向他询问。”

“你……为什么会……”努力抑制住快要发抖的声音,他双手握紧成拳头说道,“对不起,不过我不能接受近侍一职。”

“请看着我的眼睛。”审神者的声音响起。

他不由自主地抬头,直视审神者那双被圆形镜片挡在后面的平凡无奇的黑色眼眸。想从那双眼睛里读出什么来吗?那眼神……是什么?那眼角的闪光……又是什么?

“打刀山姥切国广,下面我要说的事情很重要,请务必牢记。”

灵力伴随着审神者的话语声回响着,从付丧神的皮肤上划过,仿佛接触到了无数道细微的闪电。连视线和身体的平衡也被这爆发的灵力所影响,山姥切感到周边的世界突然天旋地转。

“我的真名是……”

真名。耳边明明没有听到任何声音,那个名字却像是被刀工雕刻一般铭记在了脑海里。付丧神头痛欲裂,双腿一软,半跪在地上,仅仅用手勉强支撑才没有倒下去。

“……记住我的真名,你就可以借用……,作为……的力量……”

“……请一定要相信我……就像我一直相信……”

有什么人在身边跪了下来,有什么人的声音颤抖,好似恳求。山姥切头脑昏沉地想着。

“……对不起。”

道歉声飘渺地传入耳中,山姥切国广勉力睁开双眼,却只看到一个被秋夜灯火所模糊的影子。

接着,黑暗便吞没了他的意识。

tbc

===============================
这个被被是个纠结被被,这个婶婶是个有问题的婶婶。

不过不用在意,因为婶婶之后就掉线了。

第一次写文,累死了啊。下一次更文遥遥无期 ;-)

但实际上这是个婶婶因为换不了景趣,愤而退坑的故事【不

请放心我不会虐被被的,我怎么忍心【不

下一章正文,新人(不是鹤球)加入,开启婶婶不在家的美好生活【不

欢迎评论哦,来玩Q&A!【假如是能回答的问题

评论 ( 4 )
热度 ( 35 )

© 摸鱼者Ju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