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者June

幻想自留地
二次元人格归隐处
超懒超低产/关注请谨慎

【刀剑乱舞】极夜~1

前篇点我

剧情/友情/亲情向,无cp,被被中心。

可能大概也许是治愈(?)系,普通人婶婶普通刀,没有谁是完美的,大家都会犯错误。日天日地的情节没有。 

注意:有已经掉线的女审神者存在(?)有原创人物而且不只一个!私设如山!不能接受的盆友请迅速搭乘梦幻快车长谷部号离开战场!

流水账文笔而且难免ooc,更新速度好似没有特化的papa丢了小云雀。为了自娱自乐而已,请大家谅解。

本文又名:锻出了未实装的超稀有欧刀,怎么办,急,在线等【X

===================================

他从不明所以的梦境中醒来。

很多梦境相互绞缠着,盘踞在意识边缘。他还恍惚记得梦境中有着之前从未见过的奇怪建筑,匆忙行走的人群,和深林妖鬼之类的意象混杂在一起。

简直是莫名其妙。

付丧神会做梦吗?会梦到自己从未见过的东西吗?会在梦境中体会强烈的情感吗?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是自己之前也做过噩梦。关于战场的梦,关于鲜血的梦,关于锻冶的梦,关于……某个名字的梦。不过这次的梦带给他的感觉似乎格外差,里面充斥的不安和焦虑仿佛要将他吞没一样。

果然因为自己是仿品,所以才会被梦幻所困扰吗?而且头好疼啊。

山姥切缓慢地眨了眨眼睛,模模糊糊地看到了天花板,还听到了滴答滴答的钟表声。

不对。依稀记得自己本来是在屋顶?和什么人……和审神者,对,和审神者有过一段奇怪的对话。但这里却是国广部屋。

他一下子清醒了。从床铺上挣扎着坐起身来,按住突突跳的太阳穴,昨天发生的一切都回到了脑海中。如果没记错的话,审神者回现世了,而自己变成了近侍?至于后面的事情……

审神者的真名端正地坐在他的记忆里。

试着念出来,却发不出声。所以,是言灵?昨天出阵时受的轻伤也消失了。

然后自己好像昏过去了,是怎么回到这里的?

“咚咚咚!”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把正沉浸在自己的疑问中的山姥切吓了一跳。

“你还没醒吗?”是长谷部的声音。

墙壁上的挂钟正好显示是九点。虽然外面天色还是一副夜晚的样子,不过感觉自己睡了很久……这实际上,应该是上午九点吧。

糟糕。睡过了。

山姥切一把抓过放在枕边的白布披在身上,也顾不得起身时过于急促导致的头晕,匆忙地拉开了屋门——正好对上一双神色严肃的紫色眼睛。本丸的前任近侍,压切长谷部,正抱着双臂,挑眉看着他。

“近侍当值的第一天就如此懈怠,如何对得起主上对你的信赖?”

信赖……吗?山姥切国广发现自己不太想思考这个问题。

看到眼前人连披布都遮挡不住的一脸疲态,长谷部神色缓和下来:“一个人喝酒不是什么好习惯,会影响工作效率。昨天是鹤丸和烛台切把你从屋顶上抬下来的。”

“审神者……是回现世了么?”嗯,也不太想解释自己之前并没有喝酒。

“是的,主上她确实已经回去了。”长谷部轻轻地回答,语气似乎稍有不满,“一大早就走了,连我也没有见到她离开。能看到她的,估计只有那几个天天起早的老人家吧。”

山姥切直觉地感到审神者的离开并不仅仅是“走得太早”这么简单。昨天的那段对话,她的真名,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梦……有什么事情似乎不太对劲。

自己突然被点名任命为近侍这一点则尤为奇怪。毕竟,作为本丸初始刀的自己,在第一天锻出第一振短刀之后,就再也没有以近侍的身份进过审神者的执务室。五分钟近侍,大概连她也把他的这段履历忘记了。

自己不过是仿品而已,不被委以重任,也是应当的。

只是这次,她究竟在期待些什么?

山姥切低下头,说道:“走吧,去完成每日的锻刀任务。”

披布投下的阴影藏起了他嘴角的苦笑。

===================================

长谷部看着山姥切国广熟练地完成锻刀的所有步骤:从仓库领取适量的材料,融入自己的少量灵力; 将材料交给小小的刀匠式神; 注视着刀匠把材料安排好并将玉钢投入锻刀炉内; 当然还有最不可或缺的一步……

对着炉子计时器显示的1:30叹气.

谁都知道山姥切是这座本丸的初始刀和第一部队的主力,但谁也都清楚他一直以来都没有做过近侍。唯一一次锻刀,还是审神者上任之初的那次教学演示。不过那是多久以前了呢?

经过如此长的时间,还能够熟练地完成被交付的陌生任务,长谷部觉得山姥切或许没有自己想象得那样懈怠。

“这次的刀,不是仿品吗?”

唔,虽然没那么懈怠,但还是非常消极。

“之后还有关于昨天出阵的文书要处理,所以锻刀的日课任务还是尽快完成为好。”长谷部提示道。

山姥切点点头,接过长谷部递来的加速符交给刀匠。小式神不满地撇撇嘴,手中锤头一放,转身把木质护符扔进了炉火里,然后便叉着腰站到了一边。

不论有多么便捷,灵力锻刀,对有操守的、秉持着工匠精神的人(或者式神)来说,简直如同作弊。

长谷部在心中对这种没有时间观念的思想暗暗地摇了摇手指。唯一重要的,只有主命----在现在这个情景下,即帮助山姥切国广尽快适应近侍的工作,保证本丸高效运作直到主上归来。

在加速符的作用下,所有的工具都自动工作起来,一振无拵的打刀迅速成型了。

最后一步。

山姥切将寄存着审神者灵力的符纸贴上面前的打刀,唤醒了它沉睡着的心。

它的真正形态也由此塑造。

樱花瓣散去,青年人的身影于渐弱的白光中显现。

“我是长船长义,有时也被称为山姥切。不过,那是个让人感到头疼的名字,因为自己不记得曾经有斩过山姥的事迹啊。”

……

长船…长义???

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长谷部感觉到身边有个白色的影子以极高的机动逃走了。

“有…什么问题吗?”身穿长船派标准黑西装的青年人看了看自己周身,疑惑地问道。

“不,没什么。”长谷部正色,“这里是本丸,而你和我们一样,都是响应了审神者召唤被赋予人类之身的刀剑男士。我们的任务是遵从主命,回到过去,与企图改变历史的时间溯行军作战…”

“好像有点复杂啊,太多信息了,我大概得消化一会儿。”名为长船长义的付丧神为难地说,“正好对这里也不熟悉,一边走一边告诉我怎么样?也还没有请教你的姓名。”

“压切长谷部。平常称呼我长谷部就好。”

“刚刚看到你的身边,似乎还站着另外一个人?”

长谷部沉默了很久,才低声答道:

“他是山姥切国广。”

长船长义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就被一种难以形容的神色取代了。

“原来……是他。”

tbc
===================================
光忠: 大家不要误会了,长义他...其实是个好人!
蜻蛉切:烛台切阁下,请不要抢我的台词。

被被他锻刀居然有这~~么欧?长谷部摇手指的动作请代入御剑怜侍23333
还有,你或许能注意到,长谷部自己脑补的主命和婶婶当初告诉被被的并不完全一样。这是他性格作怪。
至于卡皇为什么不在,咔咔咔咔,他外出修(xiu)行(xian)去了。

下一章预告,名侦探长谷部上线!狐之助思念油豆腐智商归零,三日月心理咨询处挂牌营业!

欢迎评论,谢谢阅读!
下次更文依旧遥遥无期 ;-)

评论 ( 13 )
热度 ( 28 )

© 摸鱼者June | Powered by LOFTER